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15章 平城宫变(1/2)
芜凰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我早就知道了。”庆之说。他之前就在商行听心一说了,哪怕早上入别苑之前,三嫂和月妈妈还在轮番告诫他,切忌惹姐姐生气,姐姐是有双身子的人了。

  “姐姐,恭喜。”庆之说完这句,眼眸里闪起几点泪星。

  这句祝福是由衷的。芜歌只觉得眼角酸涩,她解嘲地笑了笑:“你从月华宫离开那天,知道的。那刻,说实话,一点欣喜都没有。”她抬眸,眸底染了几分笑意:“不过,我现在感觉到这是该恭喜的。原本,我都不指望今生会有自己的血脉了。 是老天爷终于怜悯我了吧。”

  庆之看着姐姐,笑了笑:“父亲和娘要是知道,会开心的。”

  芜歌觉得今日的弟弟越来越像过去的模样。她伸手,眸中含泪:“庆儿,你原谅姐姐吧。我不该逼你,对不起。”

  庆之靠近几步,攥紧她的手:“不是你的错。”他深吸一气:“我想好了。放婉宁走吧,无谓拖累人家。”

  芜歌感觉泪沾在睫上,沉甸甸的。她垂眸,点了点头:“你做主吧。”

  庆之越发用力地攥了攥她的手:“我想继续跟楼大人学武。”他解嘲地勾唇:“虽然我已无异于是个废人,但如父亲说的,天生我材必有用,总是要物尽其用,做点用处的。”

  芜歌再忍不住,泪滚落下来。她又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这一字蹦出,她几乎泣不成声。

  庆之拍了拍她的肩,宽慰道:“姐姐,别哭了。其实,我早没事了。只是心口压着这么块大石头,不想被你知道,又不得不让你知道,很是纠结罢了。卸了去,便也解脱了。”

  芜歌顺势靠在弟弟身上,泣道:“庆儿,我不会放过那些人的。”她抬眸,泪眼婆娑:“你给姐姐一些时日,好不好?”

  庆之点头:“我也知不该逼你。可是,姐姐,我是别无他法。若是我只身回去建康,能手刃仇敌,我不会逼你。那里是比龙潭虎穴还残忍的地方,你不想回去,我是知道的。”

  芜歌微昂着头,看着弟弟:“这次,嫂嫂带着小乐儿和齐哥儿北上为哥哥扫墓,是阿康护送。我原本是有机会,与阿康里应外合,把两个小家伙偷来平城的。但我放弃了。”

  庆之的目光颤了颤。

  “对不住,事先没与你商量。”芜歌已敛去了泪水,眸子里只剩沧桑的雾气,“若是把他们带来平城,嫂嫂怕是也活不成了。现在支撑她活下去的理由就只剩一对子女了。”

  她深吸一气,眸子里又雾起泪花来:“哥哥若是在——”

  “哥哥是最疼嫂嫂的。”庆之打断她,点头,“他不会想嫂嫂殉情而死。你做的,也没错。”

  “我会保住齐哥儿的。”芜歌笃定地说。

  “你安心养胎吧。”庆之落寞地笑了笑,“你腹中的孩子,和齐哥儿一样,也是嫡支的血脉,虽然他们都不姓徐,但血脉是徐家的,父亲知晓,也会老怀安慰的。”

  芜歌倚回廊椅,眸子里闪过一道亮光:“齐哥儿会姓回徐的。”她的手覆上微微隆起的小腹:“我会让父亲在天之灵看到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我徐家的血脉会随着大魏拓跋族的铁骑,再度辉煌的。”

  庆之的眼眸里也闪过一道亮光,整个人都振了振:“这次北伐柔然,我会随师父一起出征。”

  芜歌怔了怔,眼中分明闪过忧色,却被她敛了去:“也好。战功不重要,北地风光绮丽,多看看这大好河山也是好的。”

  “我还没去过戈壁和沙漠。这回一定要走一趟。”庆之眸中写着向往,芜歌瞧着只觉得心酸。这一生,弟弟想做什么,她都不会再阻拦了,只要他畅快,便好。

  夜幕下的平城皇宫,乌鸦声声哀鸣,太华殿前,箭矢如雨,神鹰死士与宫变的叛军厮杀着,刀刃盾矛的冷铁之音,刺破夜的宁静,撕开一道道裂口。

  宫门内,拓跋焘稳坐御案前,一把冷铁长剑已出鞘,摆在御案上,在宫灯的照射下,泛着冷厉寒光。

  宗和站着一侧,双腿禁不住有些发抖。

  拓跋焘冷瞥他一眼,斥道:“跟在朕身边这么多年,就这点出息?”

  宗和噗通跪下,磕头道:“奴才该死,奴才不惧死,就是,就是忍不住腿哆嗦。”

  拓跋焘似被逗笑,哈哈笑出了声:“你这奴才,无胆就无胆,还嘴硬。”

  宗和额头直冒冷汗,腆着脸笑了笑。

  “滚里殿去躲着吧。”拓跋焘对这个打小伺候自己的太监,还是很体恤的。

  宗和摇头:“奴才不去,奴才就在这守着。万一新兴王闯进来,奴才就跟他拼了。”

  拓跋焘又像听了个笑话:“你还不够老七一枪刺的。赶紧滚进去,别杵在这儿给朕丢人现眼。”

  “诺。”宗和也觉得自己这副狼狈模样,很是丢主子的脸,颤巍巍,灰溜溜地避去里殿。

  恰此时,宫门被踢开了。

  新兴王拓跋浚一身铠甲,执抢而来。他身侧还跟着太保太傅姚振海。乍一眼瞧,真像一对父子,不像是来谋逆,而像是入朝觐见的。拓跋浚不过十六岁,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少年,脸上稚气未脱,却杀气腾腾。

  “老七来了。”拓跋焘浅笑,“国舅也来了。”他起身,手摸上剑柄:“人齐了。”

  “拓跋焘,你枉顾祖宗家法,贪恋女色,陷害忠良,杀伐不止,民不聊生。你虽为皇长兄,臣弟不才,却责无旁贷,要替父皇清理门户。”拓跋浚涨红着脸,铿锵有力地说着背得滚瓜烂熟的开场白,嗖地亮出了长枪。他年纪虽小,一杆长枪在平城贵族里,却已小有名气,也曾执抢驰骋过沙场,倒不是个任人拿捏的傀儡。

  拓跋焘瞧着这个弟弟,着实觉得惋惜,拖着剑,不紧不慢地走上前来:“老七,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滚回你的新兴王府,今日之罪,朕可以不予追究。”

  拓跋浚还没开口,姚振海迫不及待地抢白了,“殿下,成败得失在此一朝。臣已豁出身家性命,追随王爷左右,望王爷以江山社稷为重,大义灭亲,重振朝纲。”

  拓跋焘瞥一眼那老东西,又扫向拓跋浚。

  拓跋浚面上的红晕越发蒸腾,长枪挽起一个花式就冲奔过来。拓跋焘没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