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10.樱桃经雨(1/2)
司宫令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蒖蒖不忘官家的嘱托,让赵皑和殷琦先带自己去清河坊陈氏面食铺买鹌鹑馉饳儿。

  国朝不实行宵禁,亦打破了坊市限制,殷琦为蒖蒖驾车,赵皑乘马行于牛车旁,一路行去,但见沿途灯火通明,四更时夜市未罢,早市已开,许多店铺开着门迎客,御街两侧还有许多搭在街边的摊点在热火朝天地卖各类吃食:羊脂韭饼、糟羊蹄、羊血汤、姜虾、海蜇、煎白肠、煎鸭子、煎鲚鱼、香辣素粉羹、清汁田螺羹……

  待到了清河坊,又见两边有好几家面食店,各有厅院及东西廊庑,门首用枋木扎成山棚,上面挂着半边猪羊以招徕食客,今日店内人气都很旺,大多坐满八九成。

  蒖蒖等寻至陈氏面食店,一进门便有人笑脸相迎,引他们入座。两壁挂着食牌,写着店内食物,有猪羊生面、丝鸡面、鱼桐皮面、笋泼肉面、子料浇虾面等面条,以及石髓羹、杂彩羹、诸色鱼羹、三鲜大骨头羹等羹汤,亦少不了软羊腰子、鳖蒸羊、夺真鸡、冻肉、鱼茧儿等肉食。馄饨与官家要的馉饳儿亦在其中。

  蒖蒖下单买了馉饳儿,等待时赵皑见时辰尚早,便建议在此进早膳。赵皑与殷琦点了两碗三鲜面,蒖蒖点了个素的七宝五味粥,三人相对正要进食,忽闻邻桌有人惊喜地扬声唤:“吴蒖蒖!”

  蒖蒖闻声侧首看去,亦和颜悦色地打招呼:“韩素问。”

  韩素问端着自己那碗大片铺羊面无比自然地挪到他们这一桌,问:“蒖蒖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  蒖蒖尚未回答,赵皑即轻咳一声,待韩素问转而看他,他一顾蒖蒖,淡淡道:“这是吴掌膳。”

  “我知道,我们认识。”韩素问迅速应道,坦然笑着看赵皑,似乎表示这是多此一问。

  赵皑无语,伸手去持箸,挑了几根面,却未立即进食。殷琦看得想笑又不敢笑,只得含笑对蒖蒖道:“吴掌膳,我们尽快吃了,早些回宫。”

  那声“吴掌膳”他加重了语气,韩素问忽然有些明白了,对赵皑笑道:“虽然我与吴掌膳挺熟的,但兄台不必担心,如果我给她写信,那一定是要用处方笺的。”

  蒖蒖恼火地想起他之前说的,若医官给姑娘写信用处方笺,即是指姑娘有病,而绝非喜欢她。而韩素问还兴致勃勃地想给目露困惑的赵皑解释:“这里有个典故……”

  蒖蒖当即拈起一根干净木箸敲了敲他乌纱幞头:“闭嘴吧,你!”

  这一敲,蒖蒖忽然发现韩素问穿的是大朝会要穿的公服,才想起今日是二月初一,宫中有大朝会。

  “你这小医官也要参加朝会?”蒖蒖问韩素问。

  “是呀,今日大朝会,京中所有官员都要参加,包括杂艺官和医官。”韩素问道,又目示适才自己所坐那桌,“他们是我朋友,一位在书院,一位在画院,今日都要参加大朝会。”

  蒖蒖循着他所指方向看过去,见那二位青年官员也都穿着青绿公服,见她相顾,均搁箸向她作揖。

  蒖蒖还礼后举目四顾,见周围大半是穿公服的官吏,只是大多披着抵御风寒的斗篷或黪墨色凉衫,所以刚才未曾留意到。

  “你们这些官儿,怎么都不在家进早膳,全到店里来吃?”蒖蒖再问韩素问。

  韩素问答道:“寒门出身的青年官员,若在京中无甚根基,居住已大不易。俸禄有限,若租一小院,再买一匹马,雇个看门的院子,就所剩无几了。请不起厨子,买不了侍女,若又未娶妻,或娶的是个爱睡懒觉的娘子,那谁给我们做早膳?不都得出来吃么。”

  稍后几人进食毕,店家也把之前下单的鹌鹑馉饳儿做好送来了。那馉饳儿是状似包子的带馅面食,不过造型更美观,看起来像花蕾。以油煎熟,此时每三个用一根竹签穿着,表皮洒了薄薄一层盐。

  赵皑一见便笑了:“这是爹爹年轻时就爱买的小吃……他和翁翁都有不时遣人出来买民间饮食的习惯。”

  蒖蒖让店家把馉饳儿装进自己带来的食盒里,然后与众人出门回宫。

  有朝会时皇城开的是北边的和宁门,门外有待漏院,供早到的官员休息。蒖蒖等人一路前行,见御街上穿着公服的朝士如云,均骑着马,因快到五更,朝士们都行色匆匆,显然有许多人还未及进早膳,路过卖炊饼、包子、馉饳儿等易于携带的食品的摊点,便驻马而立,买几个早点又迅速前行,其中不少甚至一边控马一边在马背上进食。

  有一位官员乘马走在蒖蒖车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