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HE49(1/2)
反派摁头让我和他HE[穿书]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卧室内没开灯,和她走之前并无区别,除了床前这个巨大的礼物盒。

  楚樱用估算了下大小,心想装她的旦旦倒是正好。她无声地弯了弯唇,没急着去开它,而是慢吞吞走到礼物盒边。

  她俯身敲了敲,装模作样地嘀咕:“这么大个箱子里面装了什么?旦旦哪儿去了?”

  盒子里没动静。

  楚樱忍着笑:“先找旦旦。”

  说完脚步声就渐远了。

  躲在箱子里的商昼:“......”

  还好小宋给这个礼物盒留了很多通气的小孔。

  不得不说,商昼是个耐心极好的人。

  楚樱站在门口等了许久都不见这个礼物盒有动静,她只好又装作溜达回来的模样靠近盒子,小声道:“魔盒啊魔盒,你想我打开你吗?”

  商昼差点就应了声“想”。

  他忍住没出声。

  楚樱不紧不慢地扯开蝴蝶结,丝带散落,原本严丝合缝的盒子像花苞一样瞬间在她面前绽开,里面的礼物也因此展露在楚樱面前。

  商昼仍穿着白衬衫,手里捧着一个小小的蛋糕。

  他微仰着头,黑眸里带着欢欣,说话的时候脖子上系的蝴蝶结微微颤动:“樱樱,生日快乐。你喜欢你的礼物吗?”

  楚樱凝视商昼许久,忽而笑起来:“我的礼物是你吗旦旦?”

  商昼抿唇:“嗯,是我。你喜欢吗?”

  楚樱伸手拨弄了两下那黑色的蝴蝶结,问道:“旦旦,这个蝴蝶结看起来有点儿眼熟。”

  商昼“嗯”了一声:“是那天你送给我的蝴蝶结。”

  这句话没头没尾。

  但楚樱却知道商昼说的是哪天,是他以为她离家出走去葛家接她的那天。蝴蝶结也是那天楚樱随手丢给他的,但商昼却把它当成礼物。

  楚樱无奈:“这怎么能算是礼物?”

  商昼把蛋糕递给她:“樱樱,我做的蛋糕,你也给我做过蛋糕。”

  楚樱一愣,看向商昼手里的蛋糕。

  是个很简单的四寸小蛋糕,上面画了樱花的图案,洁白的奶油散发着香甜的味道。巧克力做成的数字十八竖立在正中央。

  商昼是一个连饭都不喜欢吃的人。

  却愿意进厨房帮她的忙,愿意亲手为她做蛋糕。

  这样一个富可敌国的人却在她身边为她做着最简单却也最难得的事。楚樱弯起眉眼,凑到商昼耳边,轻声道:“我很喜欢我的礼物,蛋糕晚上吃。”

  楚樱想出了一个别样的吃“蛋糕”的方法。

  而此时的商昼完全不知道他即将面临什么。

  晚餐送上来的时候是楚樱去开的门,那黑色的蝴蝶结还在商昼的脖子上缠着,她可不想让别人看到商昼那副模样。

  直到两人吃完晚饭商昼都没有拿掉脖子的蝴蝶结。

  毕竟礼物就该由主人亲手去拆才对。

  这个夜晚很静谧。

  楚樱和商昼一起坐在阳台上看星星。

  商昼半抱着楚樱,眸光落在她的侧脸上。

  星光似乎和他一般喜欢楚樱,点点浅淡的光在她眸间跳跃。

  这两天楚樱心情低落,商昼能感受到。

  他提起两天前的话题:“樱樱,你说会告诉我你来到这里发生了什么。”

  闻言楚樱回过神来,侧头看向商昼,往他怀里靠了靠。这些事她从没有对别人说过,也不想对他人说这些无异于天方夜谭般的事。

  商昼的话让那些属于她的回忆涌上来。

  来到这个世界的那天是她哥哥回来后的一周,她彻底从公司繁杂的事里脱身出来,睡了一天一夜,呆在床上哪儿都不想去,直到哥哥打电话过来让她出门吃饭。

  楚樱低声道:“那天下了雨,我开车速度比平时慢一点。才开出路口边上就冲出来一辆车,我马上踩了刹车...”

  往后楚樱的记忆有些模糊。

  她努力地回忆:“我好像撞到头了,再醒来就躺在病床上。”

  楚樱抿唇:“病房里空荡荡的,我脑袋里记忆也乱糟糟,过了两天我才知道那是别人的身体。五三也是那个时候出现的,嗯...它看起来像是一本书,想让我帮他完成一些任务,完成后就送我回去。”

  商昼问:“和沈晏清他们有关?”

  楚樱叹了口气:“本来是这样的,它想让沈晏清和谢南枝在一起。”

  商昼几乎在瞬间就反应了过来:“那晚的事?”

  楚樱点头:“我不想做这个任务了,回不去也没关系。”

  商昼垂眸,轻声问:“为什么愿意留在这里?”

  楚樱瞅他一眼,这男人明知故问。

  但她今天心情好,愿意多说几句:“哥哥会有自己的生活,我知道他过得好就好,他也是一样。所以我和那本书商量,给我一周时间去和哥哥道个别,让他也知道我过得好,他会理解我的。哥哥最希望的就是我快乐,旦旦,你能让我快乐。”

  商昼轻托着她的下巴,微微低头,语气像夜风一样轻:“你为了我留在这里。”

  楚樱弯唇:“对,因为你。”

  于是两人看星星看着看着就又搂到一块儿。

  楚樱攀着商昼的肩,动作间手指触到他颈间的蝴蝶结,不由含糊道:“旦旦,我们去卧室,我想吃蛋糕了,都是我的。”

  商昼咬着唇间的柔软,气息微乱:“去卧室吃?”

  楚樱拉开和他的距离,眨了眨眼:“嗯,去卧室吃。”

  半小时后,商昼从浴室出来。

  他听楚樱的话去洗了澡,然后没穿上衣躺在床上,眼神犹疑。

  他迟疑着问:“樱樱,不是吃蛋糕吗?”

  吃蛋糕需要他脱衣服吗?

  楚樱拿着蛋糕笑眯眯地看着他:“我吃蛋糕顺便拆我的礼物。”

  商昼:“.......”

  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  楚樱眨巴眨巴眼,视线流连在商昼劲瘦的腰间。

  白皙的指尖沾了柔软的奶油,一点儿没犹豫地朝他的腹肌上抹去。

  商昼:“...樱樱?”

  楚樱:“你别说话。”

  商昼:“......”

  ...

  商昼觉得自己像是被关在瓷窑里,被反复烧制。

  明明楚樱的手那样软,动作那样轻,却像星火落在他的身上。

  楚樱抹完了蛋糕后欣赏了一番,这才慢悠悠地去拆她的礼物。白皙的指尖绕住那黑色的绸缎,轻轻一拉蝴蝶结便散开来。

  商昼喘着气看着楚樱,黑眸暗不见底,耳根泛着红。

  她在灯下笑得像诱人的精怪:“旦旦,我开始吃蛋糕了。”

  商昼:“......”

  他应该逃走的。

  .

  禾城给楚樱带来的阴霾一扫而空。

  第二天她神清气爽地起床了,昨晚商昼没和她一起睡,两个人差点玩过火。不得不说,商昼的克制力之强令人侧目。

  楚樱没去吵商昼,她估摸着那家伙昨晚压根没睡。

  她笑眯眯的,好心情地发了条朋友圈——

  【最好的生日礼物。】

  配图是她的早餐,一个水汪汪的荷包蛋入境。

  他们下午出发去黎城,商昼小时候住在黎城乡下。

  住两天他们再转道回明城,之后楚樱会把大部分精力放在高考上。除此之外她操心的事便只剩下一件,四月份商昼的手术。

  这两个月商昼都会按时去医院检查,这件事他想躲都躲不了,几乎人人都盯着他。只楚樱一个人心态轻松,时不时根据专家的意见调整一些细节。

  近十点的时候楚樱溜达去了套房自带的小厨房。

  她心情这样好,想着做三个菜。

  商昼洗完澡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楚樱刚摆完餐具,听到动静抬眸向商昼看去,弯起唇角:“醒啦,过来吃饭旦旦。”

  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注视她片刻后忽然道:“樱樱,我过生日的时候也要这样吃蛋糕。”

  楚樱:“......”

  她挑了挑眉:“行,只要你这段时间乖一点,乖乖听医生的话。”

  商昼:“我只听你的话。”

  楚樱:“...那我听医生的,你听我的。”

  商昼:“嗯。”

  楚樱无奈:“去洗手,洗完来吃饭。”

  水流漫过指缝。

  商昼想,他想一辈子都这样和楚樱在一起。

  楚樱吃了七分饱就放下筷子。

  她托腮观察着商昼,他是个不爱吃饭的人,多数时候她放下筷子他就会跟着放下。但这两次不一样,似乎只要是她做的菜,商昼都会吃完。

  思考片刻后楚樱问他:“旦旦,好吃吗?”

  商昼应:“好吃。”

  等商昼再想吃第三碗饭的时候楚樱拦了下来,瞪他:“好了,一会儿还要上飞机。”

  商昼只好乖乖地放下了筷子。

  .

  黎城靠近北方,离明城有段距离。

  商昼母亲把孩子丢这么远,也那怪当时没人发现还有这么一个小家伙。

  楚樱刚下飞机就感受到了北方的风,抬手护住商昼的脑袋推着他往外走,嘀咕道:“小宋是不是过来了?过去要多久?”

  商昼回忆了一瞬:“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。小宋先过去了,那里许多年没人去了。”

  楚樱对那个地方还挺好奇的:“是小村庄吗?叫什么?”

  商昼低声应:“清水村。”

  楚樱眨眨眼:“名字还挺好听的,是不是很漂亮?”

  商昼牵住她的手:“我带你去看。”

  楚樱忍不住笑起来:“我们旦旦学聪明了,以前都会乖乖回答我的问题。现在知道说情话了,过来我亲一下。”

  还不等楚樱低头商昼就仰起脸等亲亲了。

  她笑着在他唇角边留下一个轻吻。

  商昼像是吃了世界上最甜的糖。

  又像是变成了鱼缸里的金鱼,探着脑袋在水面上咕噜咕噜吐泡泡。

  去清水村的路没有楚樱想象的难走。

  没有坑洼的水泥路,没有崎岖的山道,一路都算平坦。

  楚樱探头看了一会儿,回头问商昼:“旦旦,这里是不是修过路?”
为您推荐

@反转人生 . http://www.legalmed.org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反转人生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