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(1/2)
狮子元帅的替嫁新娘(穿书)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容启目光落在0520身上, 0520坐在旁边, 显示屏对着他:“……”

  对视了三秒之后, 容启放弃了, 转头拿起桌上茶杯, 一口将杯中茶喝尽。

  稍后,不等伸手倒茶, 0520迅速站起来, 为他添了一杯, 然后乖巧地继续用显示屏对着他,萌萌正太音再次出现:“二殿下喝茶!”

  容启忽然笑起来,有点意思。

  冬季里, 白天时间相对较短。

  秦星澜到家时, 天已经黑下来。

  推开大门,就看见正对着大门方向, 灯光闪烁。

  硕大狮子雪雕趴卧在那里,周身都是闪耀着灯光。

  尤其是在大狮子胸前,挂着一个木板,上面写着:欢迎回家。

  秦星澜墨绿色眸子里泛起暖意。

  哪怕是在冬雪纷飞冬日里,依旧让他感觉到了温暖。

  “星澜, 回来,二殿下来家里说是有事情拜托你。”

  容兮迎上来, 笑着牵住他手, 一边往回走一边说着。

  路过大狮子雪雕时, 秦星澜忽然伸手抱住他:“谢谢。”

  容兮仰头看他:“你喜欢吗?”

  “喜欢。”

  听见大门开启声音, 容启便从会客厅出来,刚巧将这一幕收入眼中:“他们感情看起来很不错。”

  跟在他身后0520:“主人和大狮子感情一直很好。”

  容启垂眸看向0520:“这句话你系统倒是能识别了。”

  0520转开头:“二殿下在说什么,0520听不懂。”

  “哼。”没有理会这只会装无辜机器人,容启看着一起朝他们走过来容兮秦星澜,对上秦星澜墨绿色眼睛,“元帅阁下,我已恭候多时。”

  “是啊,二哥一早就来了呢,先吃饭吧,二哥这边请,星澜还要换下衣服。”

  “二殿下稍等。”秦星澜说完,径自回去房间。

  容启目光落在秦星澜帽子上,心里微微有些惊讶。

  注意到他视线,容兮笑着叫了他一声:“二哥这边走。”

  容启收回目光,跟在容兮身旁朝餐厅过去:“元帅帽子也是出自四弟之手?”

  “织不好,让二哥见笑了。”话音落下,容兮推开餐厅门,容启看着桌上饭菜,眼中泛起惊讶。

  桌上饭菜简单也丰盛,四菜一汤标配,不论从颜色还是气味上都能勾起容启食欲。

  “二哥不要嫌弃,这清蒸鱼和焖饭都是我现学也不知道好不好吃,这个鸡蛋柿子汤,我帮你盛一碗?”

  “四弟谦虚,就是父王管用主厨和你这份手艺相比,也要逊色许多。”

  “我怎么能和父王主厨相比,二哥不要说笑了。”

  他话音刚落,换好衣服秦星澜从外面进来。

  目光先落在容兮身上,最后才看向容启目光清清淡淡,仿佛只是顺带着看他一眼。

  落座后,容兮先为他倒了杯茶,才笑着道:“我们吃饭吧,二哥请。”

  “元帅阁下先请。”

  秦星澜对他点点头,随后看向容兮。

  其意思很明确。

  容兮笑起来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  说着动起筷子,吃了一口鱼。

  清蒸鱼,只放了一点点盐,很好保留下鱼新鲜。

  入口瞬间,有一种大海味道。

  容启眯起眼睛,q弹鱼肉,简直要鲜掉舌头。

  饭桌上,一时间无人说话,容启低着头,专心吃饭,好似已经忘记来此目。

  倒是秦星澜时而会为容兮挑鱼刺。

  一顿饭吃完,容启满足同时还有些意犹未尽。

  容兮让0520冲了两杯草莓酱水,三人转移到会客厅,容启握着手中温凉杯子,这一刻让他恍惚感受到一份安心宁静。

  看着坐在对面容兮和秦星澜,两人虽然什么都没做,却依旧让人够感觉到,他们彼此不禁意间流露出亲昵,甜让人心生嫉妒。

  “不知元帅阁下对安列宁这件事情有什么想法?”

  秦星澜抬眸,墨绿色眼睛里幽深看不见底,更让人分辨不出他此时情绪。

  听他们要谈话,容兮站起来:“你们聊,我先回房间。”

  “四弟留步,我想元帅阁下也不介意你留在这里。”

  “坐下。”秦星澜牵住他手,将他拉下,”二殿下说事情是指什么,我有些不懂。”

  容启笑起来:“关于大殿下容升事情,您相信他真做过那些事情吗?”

  “我和大殿下接触不是很多,是否真假,二殿下不是已经开始调查了吗?”

  秦星澜话滴水不露,完全不给容启任何可抓着力点。

  “调查已经开始,只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,这次过来,也是有事相求,安家主进入躁动期。”

  突然这一句,容兮眼中泛起惊讶。

  所以今日容启来找他,是为了安家族长安雄?

  “并未听说。”

  简短四个字,让秦星澜看起来对这件事情兴致缺缺。

  容启也不意外,继续道:“安家族长安雄,高等基因alpha,躁动期对于这类兽人来说,更为致命……”

  “二殿下说了这么多,其目是什么?”秦星澜眉头蹙起,似乎透着一点不耐。

  “不知道元帅阁下可听说过桃花园香薰店,他们家店里香薰针对低等基因alpha躁动期有很好根治作用,当初安列宁也是看中这一点,才曝光罪行,对于拥有这份能力香薰师,帝国想知道他身份,元帅阁下可愿意帮忙?”

  “是陛下意思还是二殿下意思?”

  “这有什么区别,都是对帝国很好事情。”

  容兮听着这些话,内心泛起不安,只是面上却依旧故作自然。

  秦星澜轻轻捏了捏他手:“区别在于,是二殿下真为公众着想,还是仅仅为了自己私欲。”

  这句话,也只有秦星澜敢说。

  “我一直以为我和元帅阁下是一类人,既为了自己也为了帝国。”

  “若只是低等香薰师,并没有找寻价值。”秦星澜这话说有些凉薄,就在容启想开口反驳,听他继续道,“若是高等香薰师,就更不能以强势手段请他出来,何况这件事情,原本也不在我和二殿下职责范围内,二殿下若真对这位店主感兴趣,也该拜托香薰师工会。”

  “元帅阁下意思我明白了,今日叨扰抱歉。”

  目送着容启离开,容兮放松身体靠在秦星澜身上:“他为什么忽然对高等香薰师,这么感兴趣?”

  “安家族长躁动期,很可能是安列宁公开庭审原因,用容升做诱饵,勾他上钩,帮他解决高等基因alpha躁动期问题。”

  “不是说,证据在辉耀拍卖就能找到吗?”

  “那么容易话,他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  “可是他为什么求你,他今天在网上找过我,被我拒绝了……”

  “别担心,他不会猜到是你。”容启要有那样智商,今日登门就不是这种试探态度。

  “你想要那份证据吗?”容兮勾住他手,小声问他。

  秦星澜猛得侧头看过去,对上小雌性单纯清澈黑眸,心里涌起那抹慌乱平息下来,轻笑着:“为什么这样问?”

  容兮摇头:“如果你需要话,你可以从你香薰里拿一个给他,应该会有作用。”

  秦星澜没有接话,只是伸手揉了揉小雌性软乎乎脑袋,没有开口。

  容兮对他笑了下:“我们休息吧。”

  没有再去讨论这件事情,好似不管秦星澜会不会将那些为他准备高等香薰拿去换证据,他都不是很关心。

  就好似无论秦星澜是什么人,他都可以接受。

  在他这里,秦星澜就是温柔大狮子先生。

  这样小雌性让秦星澜心生愧疚同时,又心疼不已。

  只能竭尽所能对他好一些,再好一些。

  容启在秦星澜这里碰了壁,要说意外也不意外,这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一次试探秦星澜是敌是友过程。

  若是秦星澜一下子答应他这件事情,反倒会让他意外和猜疑起来。

  不过这样一来安列宁那边只能再想办法。

  只是随着时间推移,安家族长安雄进入躁动期消息,也逐渐泄露出来。

  事情变得有些严重。

  被关押在审查院安列宁,也逐渐开始变得焦虑。

  他很清楚,对于高等基因alpha而言,时间就是生命,时间托越久,安雄情况就也严峻。

  此时他必须要忍耐。

  他十分相信,自己扔出去诱饵足够诱人。

  今日为安列宁送饭人有些陌生,不过安列宁心中有事,也没怎么注意,只是饭吃完,对方走过来收拾时,不小心碰了他手一下:“抱歉。”

  对方道完歉,迅速将东西收拾好,离开了这里。

  安列宁表情却在他碰触到手瞬间有些不自然,但很快就恢复平静,他起身朝浴室走去。

  关上门,安列宁展开手中纸条,上面写着:高等香薰换容升证据,交换时间,明天。

  盯着这张字条,安列宁心脏砰砰跳动着,强压下心中紧张和兴奋。

  如果这是真,他雄父就有救了。

  但转而冷静下来后,他要高等香薰是针对躁动期,如果治疗不了躁动期,普通高等香薰对他来说,也是没有任何用处。

  对方是在试探他?

  意识到这一点,安列宁眉头蹙起。

  内心隐隐泛起不安,他很清楚,这种事情,容启即便要做也是很容易。

  怎么办,他到底要不要相信对方?

  ……

  容启刚从外面回来,就碰上容衍随侍:“二殿下,陛下让您过去一下。”

  “现在吗?”

  “是。”

  “好。”

  来到容衍书房,就见对方站在书架前翻找什么东西,听见动静转头看他一眼:“这几日你都在忙什么?”

  “安列宁案子还在继续,只是还没什么头绪。”

  容启眉头轻轻蹙起,一脸愁容。

  容衍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帝国图史,随手翻开:“是在找你大哥犯罪证据?”

  容启心头一紧,知道这次过来,显然就是为了这件事情,容衍忍了这么长时间,才开口,已实属不易。

  “大哥是否犯错还无从得知,我如此急迫也是不想让大哥背负莫须有罪名。”

  “听起来,你倒是在为他着想,也希望你真是这样想。”

  “大哥作为兄长,一直都很关照我们这些兄弟,如今出现这样不实事情,我自然要帮他洗脱。”

  “你有心了。”容衍说完转身坐下,“秦星澜复职已经一个月了吧。”

  “算起来应该是有了。”

  “嗯,明晚设宴,邀他进宫,这件事情你去办吧。”

  容启压下心中疑惑,点点头:“好。”

  从书房出来,容启有些想不明白,容衍为什么要这个时候请秦星澜进宫,明明之前对秦星澜复职这件事情,容衍看起来,都好似无动于衷一样。

  有时候,他觉得自己根本看不懂容衍。

  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  毕竟如今局面对他来说还是很有利。

  召秦星澜进宫赴宴消息很快就传出来,秦星澜也收到王室发出邀请。

  看着烫着金边邀请函,秦星澜眼中并没有什么多余情绪。

  反倒是听说消息下来找他耿直,有些担忧:“你真要去?”

  “不然呢?”秦星澜靠着桌边,他今天穿了那件白色矮领毛衣,这个颜色更加凸显出他清冷气质。

  耿直心里也十分清楚这种事情根本无法拒绝,只能拍拍他肩膀:“这次陛下召你,也不知道目,你小心一点,四殿下随你一同?”

  “邀请函上只有我自己。”

  “这倒还好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秦星澜情绪很淡,邀请函被他随手放到桌上,看起来有些无关紧要。

  容兮收到消息后,第一时间发来消息询问他赴宴事情。

  “别担心,没事。”

  即便秦星澜这样说,容兮对王室突然邀请秦星澜赴宴这件事情,还是充满担心。

  总觉得平白无故,只叫秦星澜去宫里,没啥好事。

  晚上等秦星澜下班回来,明显感觉到小雌性比平日更愿意粘着他了。

  当然对于这一点,他是非常受用。

  趴在他怀里,容兮下巴抵在他胸口,一双黑眸温温暖暖落在对方脸上,秦星澜轻轻环着他腰:“还不睡?”

  容兮埋头在他怀里蹭了蹭:“睡不着……啊!”

  他话还没说全,秦星澜突然翻身压下来:“那做·点·别·?”

  容兮闻言脸渐渐热起来,却抓着对方衣服不松手,在对方墨绿色眼睛里点点头。

  又乖又主动小雌性简直要了人命!

  ……

  晚饭时,安列宁原以为对方会再次出现,仔细看着送餐人,对方却没有任何反应,反而狐疑询问他是不是有事?

  失望同时又忍不住想,能通过外面关卡,给他送来纸条,那背后操控者,一定非常厉害。

  同时也进一步证实,这极有可能是二殿下套路。

  因为这份紧张,安列宁一夜没有休息,直到翌日一早,紧闭房门开启,为他送早饭人来了。

  对方放下手中餐盒,抬起头对安列宁笑了下:“安列宁少爷,干预系统时间只有三分钟,你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?”

  “你是谁?”

  “抱歉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,但我可以告诉你,我手中高等香薰可以救你雄父命。”

  “我怎么知道你说是真是假?”

  对方耸了下肩膀:“你也可以拒绝我,也可以选择相信我,我不是二殿下人。”

  安列宁知道对方笃定他没有办法,安雄事情不可以拖了,这确实一场豪赌。

  赌
为您推荐